解析:我不是药神的背面我国药价为何比国外贵了2000倍
发布时间:2023-04-30 03:37:38

  《我不是药神》说到的抗癌药物——Glivec格列卫,国内价格4万人民币一瓶。在澳洲药店,假如不是澳洲PR或许Citizen,买这个药的价格是2600多澳币;假如是澳洲PR者Citizen 价格是38.5澳币;假如是白叟,价格是5.4 澳币..... 中澳价格相差约2000倍,有些人不是卖药,是光秃秃的杀人!

  不只我国,全世界都跑来印度买药,因而印度被称为“全世界的药房”。1970年,印度总理甘地主导对立法:对食物、药品只颁发工艺专利,不颁发产品专利。在其他国家还苦等药过专利期,印度的同类拷贝药早以超低价格进入市场了。印度政府使用了专利法中最狠的一招:强制答应

  “强制答应”是专利法中为了避免公司乱用专利权而加上的制衡法令,简单说便是政府在特定情况下,能够在专利没有到期,且不取得专利具有者赞同的情况下,强行付出少数专利转让费,就授权拷贝药企业合法拷贝并贩卖相同的药品。也便是说政府能够“强买”。

  我国虽然有“专利强制答应准则”,但出于种种考虑,我国并没有这么做。不只如此,我国《专利法》公布至今30年,未曾施行过一例“专利强制答应”。

  世界上基本上除了印度之外,其他国家都不出产拷贝药。不是不想出产,而是不能出产。尤其是像我国这种加入了WTO的国家,更是有必要严格遵守交易条款、关税方针以及尊重知识产权。一旦涉嫌绕开关税、或剽窃知识产权的话,就会被告上法庭,然后遭到加倍的严峻处分。